林邓相处三十题(大概

12.烟火

1、

“一个坏消息和一个好消息,你想先听哪个?”

Sharrie大咧咧翘着腿坐在林宛之对面,右手两指之间夹着根万宝路,左手正刷着她支在膝盖上的Mac。她瞥了一眼明显已经对这话丧失了紧张能力的某人,很迁就的叹了口气,找出Mac里头的一篇文档放在对方面前示意他去看,一面自顾自的闲扯起来:

“恭喜你啊林科长,最近本市又多了一桩要你们条子去办的案子,而且我的直觉告诉我这大概得是个大事的前奏。”

“······那这个又是什么玩意?上头发文件叫我出去学习,还刚好卡在这种时间点,还一个礼拜?!”林宛之把Mac一推,充满不信任的上下打量了一下Sharrie,“不会又是你搞得吧。”

“怎么可能,我可还没神通广大到这种地步。”

“那好消息是什么?”

闻言Sharrie坐直身体,顺便露出了不怀好意的笑容。林宛之顿觉背后一紧,就看见对方把手往口袋里头一掏,拿出两张票来——正是某射击类游戏的现场比赛入场券。*

“我在网上抽到的,想着自个儿留着也没什么用,不如造福您这个半夜还在楼上'OK,let's go'的小学生。”

“反正这个刚巧也在你要去的城市举办,我是觉得你与其去‘学习’还不如拉上个小伙伴外出旅游,是吧?”

2、

林宛之现在越来越怀疑这是不是Sharrie的阴谋了。

说好的美其名曰“学习考察”,他除了一路上的官僚待遇下的一顿饭(还是得自掏腰包的那种)外加当透明人两天就一直处于游手好闲状态。一天大概得有半天多蹲在宾馆里头不说,他出来他还得担心刘亮和吕言信那两个家伙会不会在队里瞎搞(。

——而且重点是,他还带上了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其实肯定是某Sharrie那里)得了消息于是非要来蹭入场券看比赛的邓新台。

而且因为客房服务的蜜汁处理技术所以被迫蹲双人房(虽然也因祸得福的为他俩降了价并且把床铺换了两张单人床)

(但就是很尴尬)


一面强忍住在手机里头刷屏“Sharrie阴谋家”的冲动,林宛之对着客车时刻表在查合适的车次。虽然说现在的车票并没有多紧张,但是基于长期的被害妄想,林宛之此时只能默默做好万全的准备(。

“欸,林宛之。”邓新台把耳机一摘搁在键盘上,似乎漫不经心的开口,“等下一块出去吗?我要去买点东西。”嘴边却带着意义不明但大概是因为游戏胜利而生发出的笑意。

林宛之闻言微微楞了一下,把手机一关对了下点,这才回复一个“好”字。但是他仿佛已经知道邓新台要买的是——

一副新耳机。

而这明明是网上就可以买到的东西。

还特地跑出来买。

“你在网上买的话就不能确定它的质量怎么样是不?而且样子也不一定真的有它图片上显示的一样好看。”

邓新台一面把他刚刚拆出来的耳机插入耳机孔里测试,趁这个时候半抬眼回林宛之一句。似乎是觉得还不错,他的表情显得愉悦了几分,摘下那副白色耳机草草收进盒子里,一面往收银那里走一面发言:

“我说你真的不打算也买一副吗?这家店里的耳机质量真心不错。”

3、

“新台,你过来看下这个。”

“······什么?”有点不耐烦的拉下耳机,邓新台往林宛之旁边一凑,又挪了林宛之的手机横在两个人的视线中间,上下刷了几下后回了个白眼。然后他往床的中部一趴,拉个枕头抱好后再慢腾腾把自己抻直了坐起来回话:

“那两个人也真是······刘亮他一个学经济犯罪的也就算了,吕言信怎么也········”话说到一半他突然停住,嘴边滑出了不怀好意的笑容。

“欸,你是想早回去是吧。”

林宛之刚准备点头,却终于福至心灵的想起了他口袋里Sharrie给的那两张入场券——

“那就比赛看完后回去好了。”

“我跟你一起。”

4、

“林宛之,你在哪?”

面临这种仿佛逼问的语气,林宛之的胃部不禁一阵收缩。他艰难地咽了一口口水,满脸无奈的回复一句:

“······一言难尽。总之你先去看比赛吧,我可能······一时半会儿去不了了。”然后把电话挂了。

然后林宛之一把把手机夺回来,黑着脸开口:“这样你们俩满意了吗?”

“满意满意。”梁喻一贯充满真(e)诚(yi)的眼神和笑容明显展露出了她标准的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心理,“真是搞了个大新闻啊林宛之。”

“托你们的福。”林宛之捂脸往桌上一趴,“我只知道我大概是活不过今晚了。”

“你知道你这么一讲对站BL的人来说会产生多大的歧义吗?”Sharrie脸上一片欢快和戏谑,不过很快她就把脸上的笑容收拾的干干净净,从包里拿出一叠资料给林宛之,“喏,你要的资料——有什么想带给小皇帝的话吗?”

“不用了谢谢。”迅速的回复一句,然后补刀,“如果非要有的话,我只想说我对你们的丧心病狂的程度又有了新的认识。”

“啊好的林科长你很强,仔细一想的话······我也不太想提,是谁在代替被挂上翘班字样的邓新台先生完成他应该完成的那些工作的呢。”

林宛之的脸色立时一僵。

5、

老远就看见了那家伙一身工薪族打扮,活像一个行走的资深魔(mo)法师,跟两个女的(你确定????)坐一桌子边上。

说句老实话,邓新台此刻只觉得一阵不爽。

······得,他两个小时前就该直接去看比赛的才对。

他交了入海滩的钱,往那张桌子的方向走。海风把他的格子衬衫掀起一角。他今天本来戴着眼镜,不过在他远目到那两个人的脸之后就自觉的把它摘下来了。

——无他,用林宛之的话来形容的话,就是“丧心病狂的气息太辣眼睛”。

“所以你就这样被她们两个拖了一下午?”邓新台微微翘起嘴角,流露出嘲讽的神情。林宛之回敬他一瞪,然而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转脸看向Sharrie:

“所以我现在可以走了吗?”

Sharrie和梁喻对视一眼,笑了一下,半分钟后才回复,“请我和梁喻一顿饭怎么样?”

“就当是封口费。”

6、

终于送走了Sharrie和梁喻这两尊瘟神,林宛之和邓新台并肩往外走,但是彼此间默契的闭口不提大师赛结果或者林宛之手里那叠蜜汁资料。

两个人之间几乎无话,安静但是稍微有点让人心慌。

突然一束烟花冲上天空,迸发出绚丽的色彩。紧接着又有无数的火星落下来,不过很快被后来的烟花接力,将黑色的天幕照得明亮。林宛之对着天空拍了几张,不出意外听见了旁边人的嘲讽:

“看来你的文艺细胞还没全死光啊,林宛之。”

“······谢谢。”那你先把你抻的老长的手放下来再说啊。林宛之这么一想只觉得有趣,不由得低笑出声。

7、

又是一个聒噪的清晨。

林宛之强忍着头疼爬起来,满脸厌烦地拿过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一条一条刷那些叫人内心一阵爆炸的短信,并且因此成功地黑了大半张脸。

——一大片祝99+爆照+顶贴的,不用想都知道是Sharrie和梁喻这两个无聊透顶的人。他神色一片死灰地把手机一锁屏往床铺上一倒,决定今天要不还是请假好了。

然而过来一会儿他还是认命地翻身起来上班,因为——邓新台本应该堆桌上发霉的工作文件现在还在他手上。

先去了邓新台的办公室,以一种近乎偷偷摸摸的状态把那叠东西堆回原处,然后再折出来去自己的办公室。

很好,他平静的无视掉了某些人越加放肆的祝99和一路揶揄。

推门而入,林宛之毫不意外的看见邓新台——正坐在他的椅子上百无聊赖的翻着什么。好像是很有趣的东西,以至于邓新台也只是瞥了一眼林宛之后就又低下眼去。

很好,如他预料,邓新台果然是个“两耳不闻八卦事”的······

林宛之正准备轻松的呼出一口气,却后知后觉的发现了邓新台的耳根仍然残存着些未退的红色。

他不由自主的,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评论(2)
热度(2)
  1. 转载了此文字  到 Boy Imagination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