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邓相处三十题(大概 3,4,7,10

3.Dessert Time

端着托盘上到三楼,Sharrie第一个注意到的就是角落里的一个空座位。立刻往那位子上一坐,因为在外出时会习惯性低着脸,所以没有当即发现身边坐的是谁,只是脸色十分淡然地开始享用午餐。

  然而过了十分钟,她终于察觉到了异样——因为旁边的两个声音实在耳熟,她下意识放慢了吃食的动作,打算专心致志听那两个人的讲话——指不定会有什么有趣的内容。

  一开始的时候还没什么,后来他听到有个人下去了一趟,上来的时候似乎是带了什么东西——那种香芋的味道让她直接生出一股想吐的感觉,她翻了个白眼,小心呼出一口气,皱了一会儿眉头才缓过来。

  ……天杀的香芋派。

  “香芋派?干嘛买两个?”

  “第二个半价啊拜托,”怎么听起来跟不买白不买一样,“所以说你要不要?”

  “……”

  Sharrie冒着风险把脸一抬,就看见

邓新台斜了一眼坐在对面的林宛之,但还是接过那个香芋派咬了一口,眼睛不易察觉地一亮,脸上的神色却没有多少变化。

  “还好。”只是这样回了一句就低头吃了起来,吃相很斯文但速度一点都不慢。三两口(并没有夸张)

把一个派全部吃下,然后他低着眼睛思索了一会儿,这时起身往楼下走。

  “哎你干嘛去啊新台。”

  “……我听说黑森林派比较好吃。”邓新台想了想又过来几步,将食指和拇指抵在唇边——

  “……第二个半价嘛。”





4.Trick and Treat

  打卡时脖子上突然传来一股凉意。

  一开始林宛之还以为是风吹的,但仔细一想就觉得不可能——风哪里吹得出这种程度,现在可才秋老虎刚走的时候。然后他一贯灵敏的反射弧终于苏醒上线,并且给出了解释——

  “……能不能再无聊一点啊,新台。”转身的同时没好气地拍掉了那双在他脖子那里蹭温暖的手,林宛之充满嫌弃地翻了个白眼,不过他面对的邓新台反而只是嗤笑了一声,一点也不因为恶作剧失败而慌张。

  为了恶作剧,有必要做到这种地步吗?林宛之心里一阵微醺,不经意扫了一眼邓新台的手,这样乱来的结果就是让邓新台原本还算好看的一双手现在冻得通红,显出不正常的潮色,像是市场上出售的土猪肉(喂,而且本人仿佛不为所动的样子,还在原地跟个痴佬一样在笑。

  真是……这家伙怎么就不会好好照顾自己,之前感冒的时候也是。林宛之心里一阵疲惫,无奈地摇了摇头。他伸出手把邓新台的手捂进掌中,但是语气远不如行动那么友善:

  “幼稚病又犯了吧,你个痴佬。”






7.午睡时间

想想那个时候,林宛之和邓新台才大四。因为成绩很好所以被濂溪市提前聘去当了警员,就差本科毕业一茬。又因为整个警校里头获此殊荣也可以说是个大新闻,这两个专业并不太一致的人就这么一来二去的认识了,而且后来还被分成了搭档。不过说了这么多有的没的仿佛流水账一样的东西只是为了证明一件事,即熟络起来的利与弊(误)——熟络起来的好处是,不用和与其他人相处时候一样费脑子去想对方会不会有什么潜台词。

但是也自然是有不好的地方。

“我说你就不能别沉迷游戏无法自拔了吗新台?!”

林宛之背对着邓新台坐着,坐姿显得他仿佛很老实很学生。他微微皱眉以示嫌弃,手上一叠被当做学习案例的卷宗正被他仔细翻阅。并且与他坐的椅子一对儿的那张桌子上还有几本专业书——一看就是一副热爱学习勤奋上进的模样。

“反正都被提前录用了,那些东西又只是官话。”林宛之背后的那个人懒洋洋地回答道。这人的姿势和林宛之的形成了鲜明对比,一件深灰、浅黑的格子衫外加牛仔裤,手上一台手机屏幕被双手拇指刷来刷去。他把自己半挂着斜在椅子上,两脚随意交叠在不远处的桌子杠上,神色放松而懒散。

“······好哦。”这话说的好有道理我竟也是无言以对。林宛之抹了一把自己已经展现出高超颜艺技巧的脸,让那些欢快的肌肉淡定下来,又低头看了一下卷宗,这才又开口:

“新台,你去把外卖盒扔一下。”他所指的那两个盒子正待在邓新台用来垫脚的桌子底下,在一室的阳光底下靠在一起。

······没有反应。

林宛之叹了口气,本以为是新台一贯的游戏症状,于是就着椅子把自己的身体一转,却发现对方就这样拿着手机睡着了。阳光格在他脸上,看起来很暖和的样子。于是林宛之默默看了邓新台一会儿,在确定这家伙是真睡着了之后终于无奈的摇了摇头,绕着这人半圈拎起那两个餐盒走出教室。午休的时候人很少,风在外头呼呼呼呼的吹过来吹过去。

然而等他回来的时候邓新台已经走了。

他把自己的那几本书收拾了一下准备出教室,手机却在这时“嗞——”地一响。他摸出来一看,不由得露出了笑容。

To 林宛之:

下午一起打球吗?

From 邓新台





10.身体检查

出结果的时候林宛之“自觉”的坐到了邓新台旁边,从护士手中友善接过了自己的体检报告,上下浏览一遍后决心跳过那些并不太能看明白的东西直奔——旁边邓新台的那份。而迎来的是邓新台手疾眼快“啪”的一声合上自己的体检单,并且冲林宛之翻了个白眼。

“你干吗?”

“看下你的呗。”一边正大光明的表达出自己的图谋,林宛之一面充满恶意的上下甩了甩自己的报告单,“·······这上面鉴定我体质差也真是太没道理了。”

“扯吧,也不用脑子想想是谁平常生病生的最频繁。”邓新台懒洋洋地抬眼回了一句,目光再扯回到报告上,过了一会儿同样露出了不满的表情,“我是贫血又不是低血压······这个医院是怎么了啊。”

“等等你说什么?你贫血?”林宛之一副仿佛哥伦布附体的神情。

“不然我的手会冻成这样?”没好气的应了一句,邓新台却咧嘴笑了一声,“上次在科室里写纸质报告的时候还被新人吐槽我写字的姿势来着,还说很少女,简直了。”

“谁让你平常那么偏食,还那么喜欢吃甜的。”

“而且作息也不规律。”

“而且······”

“得得得你够了。”邓新台又翻了个白眼,然后直接起身往外走。林宛之见状也赶忙跟上。

但他没有发现,邓新台把那张单子揉成一团,然后扔进了垃圾桶。



——————————

以下为重要的话:

千万别以为10是个完全的糖。

否则以后会后悔的。


以及这套不严格三十题其实有全线虐的黑幕(这个等我写完了再说=-=)

提示点在我写的时候的视角。


再以及,三十题挑选顺序任意。如果有心情的话也许大概会在全写完之后整理重发一下也说·······不······定·········




——————————

 @橘黄刺杯君 所以才拖到现在啊=-=我觉得还是合在一起长一点好。

于是你那边的看着办就行啦。

ps.注意这个tag,要是还有重的话就换成林邓/邓林好了=-=


评论(4)
热度(2)
  1. 转载了此文字  到 Boy Imagination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