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械关节 -If Memories-

0
我照镜子。

镜子里的那个却不是我。

——至少,不是我认知中的那个“我”。


1
春假将至的时候他出了场车祸,现在正处于行动不便的状态。

操作着轮椅十分不熟练的在清洁工附近晃来晃去,不时凭借着自己一份近乎诡异的直觉表述出“不要开这个柜子”“那个架子别动”之类特别无聊的话语,然后在纷纷扬扬的灰尘之中不住的打着喷嚏。

因为选择了寄宿制的学校,他已经有非常非常长的一段时间没有回过这间公寓了。不仅仅是因为平日里栖身学业、parties,也因为和那位室友相处的还算不错——那是个混血小哥,特喜欢操着口奇妙口音流利的说着“Fuck”。

所以春假之类对他来说其实反倒只能属于“无聊”范畴,尤其是现在这种受了伤需要静养的境地。过分悠闲以至于说不出什么话来。

见清洁工貌似结束了对客厅的清扫,转进半开放式的厨房擦起流理台,他才够了块抹布抓在手里,一手操作着轮椅,没什么大碍的右腿一伸一勾弄开了先前被划定不做打扫的一个柜子,却发现里头只不过堆满了旧到发霉的书报。霉味太重,还有点若有若无的潮湿味道,估计除了让人倒胃口外没有什么别的用处。

于是他默默的关上了房门,并且因此对于这房子剩余大半的探索之旅立刻没了兴趣,低头从口袋里摸出支新手机,横屏准备开始攻略游戏却因为想起了什么而讪讪的竖屏,把页面转向了理论物理的一篇学术论文。

——怎么说呢,作为一个可以算得上受欢迎的人,他把理论物理这种高大上的东西作为自己的主修,其实是纯属图个便捷的:一是可以借此在小伙伴面前炫耀,也可以吸引/摆脱一些女生;二是因为......当他沉迷理论无法自拔的时候,脑袋里深重的空白感觉在那时会暂且销声匿迹。


他是一个大脑至少被精准格盘两次的人。

是的,精准格盘。精准到只会友善的给你留下那种只能用“惨绝人寰”来形容的糟糕的饮食习惯和自理能力之外,是连最基本的常识都不给你留下的标准化作业。

——好的,恭喜他吧。这次事故一出,他的脑袋又一次被洗劫一空了。

......所以才在这里可怜兮兮的补着理论物理。


手机黑屏的时候他才反应过来,看了看经过打扫变得焕然一新的房子,一脸懵逼的四处扫描插座所在。然后他摸了摸自己因为实在很饿而连“咕噜”都没法抱怨的肚子,扯出个干巴巴的苦笑。

最后他终于找到了救命的插孔,给手机连上线路后整个人就眼巴巴的盯着手机漆黑的屏幕,过了一会儿干脆把自己放到那张沙发床上,从靠垫的空隙间摸出几个物件,在灯光下——这还是清洁工走之前十分友善的给他留下的——半是打发时间的打量起来。

因为被埋在靠垫之间,这几个玩意儿上面倒是没有积什么灰尘。虽然有两个目测挺旧了,但是锈迹之下若有若无的光泽还是可以判断的出来材质——金属的,被制作成了奇怪的形状。有点像是......关节的样子?

这个猜想让他顿时一寒,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的手已经不自觉的摸上了微微曲起的左膝——这个看起来被皮肉包裹显得挺正常的部分,骨与骨之间却不是血肉,而是金属。

......可是之前也没有过我过安检的时候被查出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啊?

......等等这个脑洞是什么鬼?我理论物理读傻了吗难道。

赶紧摇了摇头,他继续打量着这几个关节。材质上来说有着很鲜明的过渡,现在他的关节里头装的是钛合金,已经到了一段时间里相当高的水平。(反正是肇事方出钱,不用白不用

但是还有一个不正常的。

不,怎么说呢,正常但是又不正常的过头了。

那是一个乍看起来仿佛骨质的人体膝关节。白色的,上面隐隐约约的刻画着些谜一样的纹路。手感好到让人吃惊,却也有着同样的冰冷触感。

而且,最重要的是,这个玩意儿并不和那两个一样被埋在靠垫里。他找到这东西的时候,它正好就在插孔旁边,沙发床的正下方,和周围那些仍然有点灰蒙蒙的部分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它上面一丁点灰都没有,干净的让人有点不寒而栗。


就好像,这东西并不实际存在在这里。眼睛所见的,只不过是个幻影一般。


2
无论大脑被格盘了多少次,身体的记忆都是难以消除的。
所以才可以……一次又一次的进行着这样的重复。

3
好像听到了断断续续的歌声。
有的时候轻柔的仿佛摇篮曲,有时候清脆像少女,有时候突出的又是成熟的女声。
仔细听了一段,他不自觉的皱眉,直觉告诉他这歌曲的不祥。
---Who kills Cock Robin,浓烈的因果报应味道。
而且,在这段声音之中,不断的电光碰撞的噪音,简直把本来还算可以的歌声生生的整成了不堪入耳。他不由得因此烦躁起来,企图赶紧摆脱掉这段糟糕的梦境。

说起来也怪,自从接触了那个奇异的白色物件,他的思维就不由自主的开始凌乱起来。
首先上浮的就是一些和他最近恶补起来的理论格格不入的论调,但是无论他怎么追溯查找都得不到有效的来源。
之后的就是这段谜之歌声了。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他居然会莫名觉得这感觉挺熟悉。
是不是该和医生好好交流一下感情啊……他有点犹豫,毕竟他一贯处于生活费发愁的阶层。
最后还是决定暂时放一放,等到这些严重干扰到生活的时候再说好了。做好决定的舒畅感在这个时候赶紧占据大脑,笑眯眯的让他出去吃餐好的。

4
结果最后还是没有出去吃饭,他在网上买了些不错的新玩意儿,然后叫了个pizza了事。
送外卖的意外的是个年轻的小姑娘,一身制服,戴着个黑帽子,帽檐压得很低。她手里托着外卖盒子,露出线条优美的下巴。笑得挺可爱的。
“您好,您的外卖。”

“帮我放进屋子里吧,如你所见,我不很方便活动呢。”他即刻露出了相当不错的表情(毕竟他对撩妹这件事还是挺上心的),笑容可掬。

——尽管后来他对此后悔的不行。


外卖小妹走的时候他看了看表,发现不知不觉中竟然过了2个小时。
……可是他明明只觉得自己只是和那妹子说了几句无关痛痒的话。他出于对她职业的尊重(因为这个时候刚巧饭点)还故意加快了语速。
我被催眠了吗?她对我做了什么?
这个房子里是不是被装了什么?!
全身一紧 ,他也顾不上仪表,赶紧在房子里找出电视打开,佯装着看了一会儿借机躺上那张沙发床,然后伸手开始摸索。
确认了床下面没有什么东西之后,他一借力翻下来,在家里爬着捣鼓许久,冷汗这才徐徐收回。
没有什么奇怪的东西真是太好了……否则这里不就是个和“某地”一般的防卫所吗?等等“某处”是哪里?!
……我还是考虑去找个医生看看吧。


5
网购的东西到了。

他快速的在单据上签字,特地换了种笔迹,并且一拿到东西就关了门,对了一下表确认这次没有再出现之前的诡异现象,舒了口气的时候却听见了房子内部某处传来轻声的嗤笑。


6

开始了。


——TBC——

这篇算是在lof上第一篇比较正经的发文吧。

反正国庆假期之内会完结就是了。

总之还是希望会有喜欢这文的就是了。

评论(2)
热度(2)

© | Powered by LOFTER